畜禽养殖减排何处入手

  

总体数量大、规模小、布局分散严重影响水环境质量

  

嘉兴市位于浙江省东北部、长江三角洲杭嘉湖平原腹心地带,扼太湖南走廊之咽喉。

  

畜禽养殖历来是嘉兴的主要产业,其生猪养殖量占浙江全省的1/4。高密度养殖使得环境不堪重负。

  

据嘉兴市农业经济局有关负责人介绍,畜禽养殖呈现以下特点:一是总体数量大。2011年,全市生猪养殖户有12.9万户,生猪饲养量已达770多万头,人均两头猪,畜禽养殖数量位居全省前列。二是单体规模小。据统计,全市89.28%的养殖户年出栏生猪在50头以下,生猪规模化养殖比例仅为77.6%,低于全省82%的水平。三是布局分散。大部分养殖场(户)建在房前屋后的空地或承包田里,人畜混居,污染集中处理困难。

  

一方面畜禽排泄物资源化利用不充分,另一方面缺乏与生猪养殖量不断增加相配套的治污设施,生猪养殖污染日益凸显,个别养殖密集地区一度出现河道堵塞现象。

  

来自嘉兴市委政研室的研究数据显示,2010年,嘉兴畜禽养殖业氨氮排河量达4874.98吨,总磷排河量达1562.22吨,分别占全市污染物

  

排河总量的31.2%和52.2%。

  

减量化、资源化、无害化、生态化推广多种治理模式

  

针对嘉兴市平原地区水网纵横、养殖场(户)量大面广的特点,各地结合实际,摸索出一些行之有效的治理模式,探索出一条农牧结合、生态循环型畜牧业发展道路。

  

分散处理、集中利用模式。南湖区属高密度养殖区,通过干湿、雨污“两分离”,干粪堆积池、沼气池和沼液储存池“三配套”设施建设,实现污水分户处理生产沼气,干粪“户集、村收、片处理”加工成有机肥,实现猪粪尿资源化利用。

  

种养结合、资源循环利用模式。在中密度养殖区,养殖场先做好雨污、干湿“两分离”,配套建设干粪堆积池、沼气池、沼液储存池,小规模户和农村散养户建设栅格式沉淀池,对污水进行处理。按照种养结合的要求,通过沟渠、管网或槽罐车运输,在就近或异地配套土地进行消纳,形成“畜禽—农家肥—作物”、“畜禽—沼气(沼液)—水产”、“畜禽—蚯蚓—作物”等多种生态循环利用模式。据统计,目前,嘉兴市已完成5200家50头以上规模养殖场(户)的治理任务,建设了27个畜禽粪便集中处理中心。

  

养殖权流转模式。海盐县根据拆多建少、总量控制的原则,在元通街道实施养殖权流转试点,对农房征迁或搬迁涉及的合法猪舍面积,按当年度评估价格进行补偿,对农房征迁和搬迁涉及的违章猪舍按评估价的30%给予补偿。如果农户拆除猪舍后要求进牧业小区继续养殖,街道给予每平方米100元的补助,进牧业小区面积不得大于原有猪舍面积,超过部分应向其他农户购买养殖权。如果农户拆除猪舍后不再养殖,每平方米给予200元补助。经过试点,元通街道拆除了177户养殖户的3.1万平方米猪舍,放弃养殖权的农户达到152户,新建了生猪年出栏量达1.2万头的幸福牧业小区。

  

“三水合一”治理模式。平湖市草桥街道选择生猪养殖相对集中的野马、孔家堰、愚桥3个重点村的部分自然村开展“三水合一”综合治理,将养殖户的厨房、生活及畜禽养殖污水,通过管网排到沼气池进行发酵处理。目前,已有207户生猪散养户完成“三水合一”综合整治,共建造沼气池2848立方米。

  

联户处理模式。在单户难以开展治理的情况下,几户联合起来治理,在可以建沼气池、沼液池的地方征用土地,把附近几户的畜禽污水通过集污管道纳入沼气池、沼液池,进行集中处理。平湖市曹桥街道野马村余泾港自然村就采用这一模式。猪粪经干湿分离后由街道干粪处置中心统一收集处理加工成有机肥,沼液就地综合利用。

  

合作社治理模式。2010年5月,平湖市5位农民注册成立了平湖市佳农养殖污染处理专业合作社,如果养殖户畜禽粪便堆积、沼气池满了,只要一个电话,合作社马上会上门收集。合作社还负责建设和维护农村“两分离三配套”设施、收集清运畜禽粪便、建造病死猪无害化处理池。

  

完善法律法规,加大扶持力度不搞“一刀切”

  

针对嘉兴市畜禽养殖污染防治现状,为推进农业源污染减排工作,相关专家认为,还可以采取如下措施。

  

一是完善法律法规。现有的《畜禽养殖污染防治条例》仅对规模化(国家规定500头以上,浙江省规定200头以上)养殖户提出治理要求,并有相关违法行为的罚则。而不少地方畜禽养殖规模化程度较低,如嘉兴市50头以下的散养户占绝大多数,如果采取“一刀切”的形式,大部分畜禽养殖场(户)无法纳入监管范围。建议在《畜禽养殖污染防治条例》中对散养户提出明确的污染治理要求。

  

二是加大资金扶持力度。以海盐县为例,2010年~2012年争取的种养农村环境连片整治补助资金共350万元,加上地方财政配套的525万元,这些资金对于量大面广的畜禽养殖污染治理是杯水车薪,建议中央财政对包括畜禽养殖在内的农业源减排加大资金投入。另外,应加大种养结合推广力度,鼓励各地综合利用畜禽养殖排泄物。

  

三是加强科技攻关,探索治理新技术。加大与科研院所在畜禽养殖方面的合作,重点开展清洁生态养殖、沼液深度处理、畜禽粪便无臭处理、有机肥深加工技术等方面的研究,提升治理科技水平。

  

四是建立病死畜禽收集和集中无害化处理制度。2011年,嘉兴市生猪饲养量已达770多万头,若按一般2%~4%的死亡率估算,全年需处理的病死猪数量达15万~30万头。如随意扔放,不仅会带来大量细菌和病毒污染,还会造成2万~3万吨化学需氧量的排放。笔者在养殖集中区看到有一些病死猪存放处置池,但处置方法和设施简陋,其规范性和安全性远远不够,存在较大的卫生安全隐患。建议尽快建立病死畜禽收集和集中无害化处置制度。

  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
本文由养牛教程_专业养牛技术,灾病防治_福牛资讯网发布于疾病防治,转载请注明出处:畜禽养殖减排何处入手

相关阅读